影音先锋 撸吧av_网友自拍2015偷偷撸_日日夜夜撸 在线影院_撸撸什么意思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小雨给我的超级惊喜
 

    小雨给我的超级惊喜

    时间:2018-02-09 我和秀秀来到市公安局,直接找到了邢副局长,了解到了案情经过:今天上午,邻居发现秀秀父亲张满堂的饭店没有按时开门营业,觉得奇怪,敲门无人应答。随后看到窗户开着,向里面一看,桌椅凌乱,有的凳子翻倒在地,好像是招贼了,就报了案。 公安人员过来勘察现场,发现秀秀的父亲全身赤裸死在自己的床上,饭店里值钱的财物被洗劫一空。娇娇的房间更是凌乱不堪,不但人不见了,连衣物和生活用品都丢失了不少。 邢局对秀秀说道:”本来我们认为是歹徒入室抢劫,杀死了你的父亲,并绑架了你的女儿。可法医鑒定说,你父亲死时正在进行性行为,他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被歹徒用重物击打脑部死亡的。这就让案件显得扑朔迷离了——你父亲当时是和谁性交?你女儿如果是被绑架,为什么没有反抗的痕迹,为什么带走那么多的衣物?这些都是案件的疑点。” 秀秀哽咽道:”都怪我对父亲平时关心不够,这饭店我很少来,也不知道他跟谁来往,有没有情人。邢局,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女儿啊。””我们现在也是想先找到你女儿,这样案情就明朗了。你们先回去吧,有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们的。”邢局紧皱眉头说道。 我也站起身,跟邢局握手告别:”那就拜託邢局了。”料理完秀秀父亲的丧事,我们就等待案情的进展。可惜这件事情似乎就此而止了——如果说是绑架,绑匪应该提赎人的条件,可没人和我们联络。娇娇失蹤后也再无消息,我们乾着急也没办法。 秀秀茶饭不思,经常一个人唉声歎气,自己发呆。 我很心疼她,就经常陪她说话。秀秀说她跟父亲的关係不太好,所以父女俩来往很少,出这样的事情,她很自责。秀秀觉得更对不住我的,是把娇娇丢了,毕竟娇娇也是我的亲生女儿。 我劝道:”娇娇未必有事。也许她吉人天相,很快就会回到我们身边的。 对于秀秀的父亲张满堂,我素未谋面,毫无了解。而且我觉得这个案子也不像是单纯的谋财害命,就追问秀秀一些她父亲的情况。 从秀秀的口中,我知道张满堂很好色。得_得_撸秀秀小的时候,父亲就经常对她动手动脚,好在秀秀极力反抗,张满堂最终也没有得逞。 我暗自琢磨,难道这个案子是因姦情杀人? 案件一直没什么进展。邢局说走访了群众,也没发现张满堂和哪个女人有特殊的关係,那天夜里在张满堂床上的女人就成了一个谜。 随着时间的流逝,秀秀也逐渐走出了悲伤的阴影,这件事情的影响也逐渐淡化了。 老古的系列保健品由一家跨国公司代理,销往了海外,业绩颇佳。老古将赚来的钱都投到了逍遥谷,把逍遥谷建设得更加美轮美奂。 我的两个儿子逐渐进入了学龄期,可要是送他们去外面上学却是不太现实。 这问题让我头疼不已,我的妻子们都没什么好主意,让她们教孩子学习也不太适合。 我并不希望自己有太多的子女,因为生儿育女对女性的身体也是一种损耗,所以给妻子们服了老古发明的长效避孕药。这种复方中西药合剂副作用很小,除了避孕外,还能强肾健体,延缓衰老,唯一的”副作用”也许就是增强了她们的性慾吧。 作为我的六个妾,贾家五个女人和刘婶都默认了自己的身份,她们除了干一些家务外,就是希望我能多看望她们。 女人多了,我更喜欢享受的是心理上的快感,所以我经常去找贾家女人们寻欢。老太太被我的雨露滋润得更加年轻了,在床上也成了主力。我开了她的后庭花,发现对于老女人来说,肛交还是很有乐趣的,老太太的直肠内皱褶很多,让我的鸡巴迷恋忘返。 我购置了一些假阳具和跳蛋之类的性用品,以助淫兴。 老太太还将自己当妓女时学会的一些性技亲身示範传授给她的后代,连小花都得到了她的真传,让我玩得更开心,更尽兴。 都说姜是老的辣,若论口交,还是老太太最厉害,她的深喉功夫越来越强,不但整个吞进了我的大鸡巴,还能保持好几分钟不动,让我的龟头在她的食道里享受着蠕动的快感。 贾凤霞吃了老古配製的催奶药后,成了我的专职奶妈。比贾凤霞大不了几岁的白二妮也愿意再立新功,也吃了催奶药,将甘甜的乳汁奉献给我。 逍遥谷成了我的后宫,我的九妻六妾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洗澡,她们结伴互助,把全身包括脚趾缝儿和屁眼儿都洗得乾乾净净的,穿着漂亮舒适的衣服等待我的宠幸。 我也常跟她们在露天泳池里嬉戏,天然的温泉很滋润皮肤,养护身体,我们都受益匪浅。 当然,我并不希望她们成为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鸟,那样会让她们觉得寂寞。 我便抽时间带她们出去旅游,国内外的风景名胜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,一行人浩浩蕩蕩,吸引了其他游客的目光,可我估计谁也猜不透我们的关係。 姗姗在影视圈打拼的时间不长就成了新生代的明星,得_得_撸她也经常跟着媛媛来到逍遥谷,和我欢聚一段时间。姗姗说她妈妈现在经常是一个人独守空房,很可怜,希望我能让安静住到逍遥谷。 其实我跟安静也偶尔通电话,但说实话,我对她的关心还是不够。于是我说,只要安静愿意,我当然欢迎她来。 姗姗就去做母亲的工作,然后带安静到了逍遥谷。 随安静一起来的还有几只大箱子,看样子似乎是搬家。安静自嘲道:”我这次来就赖到这里不走了。如果袁董不收留我,我就去浪迹天涯。”我也乐了:”幸好你只是浪迹天涯,没说去出家当尼姑,不然我的罪过更大了。” 安静眨眨眼:”为什么这么说?” “你要当了尼姑,天下男人们还不得找我拚命啊?这么好的一个女人,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惦记哩?” 安静竟然脸红了:”哪有?别人我都不稀罕……”我不放心地问道:”住在这里,可就跟外界隔绝了,你捨得吗?”安静点点头:”我在单位也不开心,烦透了那些勾心斗角、戴着面具般的生活,就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度过余生。这里就很好,何况,还有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安静不胜娇羞。 我上前将她揽进怀里:”安静,嫁给我吧。” 安静幸福地点点头,紧紧地抱住了我。 姗姗在一旁感动得热泪盈眶,忽然想起来什么,将母亲拉到一旁,低声耳语起来。 安静听完后露出了微笑,看着女儿点点头。 我问道:”你们娘儿俩说什么呢?” 安静看着我,嫣然一笑:”恭喜你,你要双喜临门了,姗姗也要嫁给你。””哦?”我有些意外,”姗姗,这可不是过家家,你怎么想起来要凑这个热闹?” 姗姗嘟起嘴,不满地说:”什么凑热闹,就不许我爱上你啊?我非常羡慕媛媛,她能嫁给你,我为什么不能?难道你不喜欢我?”我还是不解:”你跟你妈不同,她现在一个人孤苦伶仃,我跟她结婚可以更好地照顾她。你现在忙得要命,多少青年才俊等着你,你怎么想和我结婚呢?””我跟媛媛姐谈过,知道你的态度。我觉得这样很好,即使以后我又爱上别人了,那也只是我第二个老公,现在我只想成为你的妻子。””你是不是因为我对你的帮助才想以身相报?如果真是那样,那就大可不必了。” “不是那样,我的确是爱上你了。媛媛曾说过,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。我不愿意想得太远,我更愿意把握现在。”姗姗说得斩钉截铁。 安静点点头:”你不光人好,感情细腻,而且床上能给女人最大的满足。我相信媛媛说的是真的,能嫁给你的确是每个女人的梦想。我现在很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女人愿意守候在你的身边。”看小说, 既然如此,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。跟她们商议后,决定我跟这母女俩的婚礼一起举行。 又是一次集体婚礼,主持人还是赖云峰。按照婚礼程序,颁髮结婚证书后,我把戒指戴到了母女俩的手上。我和九位妻子端坐正中,母女俩依次敬茶改口,婚礼就完成了。 安静正式成为我的第十位妻子,姗姗自然就排行十一了。 当晚,我给她俩都安排了新房,可姗姗却要和母亲一起过新婚之夜,她的理由是,省得我两个房间跑,跟哪个都睡不了整晚。 我自然笑纳了这个合理化建议,欣欣然来到了三人的洞房。 房间里充满了喜气,母女俩都身穿洁白的婚纱,宛若仙女下凡。下一页尾页大红帷帐之内,三个人赤身纠缠,我轮番亲吻着母女俩胯间的白虎美屄,品咂它们的细微差别。都是那么香喷喷的、柔嫩至极,只是安静的阴唇要略肥厚些,阴缝儿也大些。 母女俩一齐为我口交,竟然配合默契。一个舔鸡巴,另一个就嘬卵袋,她们甚至连我的屁眼都侍奉得很仔细、认真。 该做爱了,姗姗主动让母亲先享受,她用柔嫩的小手扶着我的鸡巴对準了她妈妈的屄眼儿,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掰开了母亲的两片阴唇,协助我的鸡巴顺利地入港。 我操安静的时候,姗姗就在我的身后帮我推屁股,以助我一臂之力。 当我大力抽插时,姗姗还钻到我们胯间,亲吻着我和她妈妈交合的部位,吃安静飞溅出来的淫水。 我将姗姗抱过来,让她趴在安静的身上,我抚摸着她那浑圆的小屁股,轻轻地拍打了几下。姗姗愈加情动,和妈妈紧紧地抱在一起,两个幸福的女人情不自禁地热吻起来。 我的鸡巴从安静的屄里抽出来,调整了一下角度,就插到了姗姗的小嫩屄里。 姗姗激动地呻吟了一声,在妈妈的身上扭动起来,两具洁白的娇躯纠缠着,两对诱人的奶子厮磨着,母女俩更是狂热地亲吻起来。 夜愈来愈深,帐内温暖如春,三个人的性爱狂欢方兴未艾。 母女俩匍匐在大床上,翘起了美臀,向我献上了女性的美好地带。我的大鸡巴像一只勤劳的蜜蜂,在花间徜徉,恣意地採集花蜜……三个人的性爱,可玩的花样很多。我让母女俩面对面颠倒着抱在一起躺在床上,让她们呈69式互相亲吻对方的阴户。我凑过去将鸡巴在屄里插几下,再拨出来塞进女人的小嘴里让她嘬几下,然后再捅进屄里抽插……淫水滴答下来,落在了身下女人的脸上、嘴里。 我又转到另一头,如法炮製一番。再让母女俩保持姿势侧躺,我来到她们身后继续享受操屄和口交的快感。 性器交合的声音,和男女动情的喘息呻吟,像一首美妙的交响曲,响彻屋内。 最后我将精液射到了姗姗的嘴里,又让她吐到安静嘴里一半,使母女俩雨露均沾。 新婚之夜后,虽然我给她们都安排了房间,可她们还是愿意在一起服侍我,也许母女共侍一夫,彼此也有个照应吧。 我对安静说起孩子的教育问题。安静笑了,说她原本就是师範大学毕业的,教几个孩子自然不在话下。这不但解决了我的一个大问题,安静在逍遥谷也有了用武之地,真是皆大欢喜。 我将快意轩的一个房间改成了教室,老古写了一块”逍遥私塾”的牌匾挂在门上。我们还添置了课桌、黑板和投影机,买来了小学课本和文具。选择了吉日,安静就走马上任了。 慈恩和天伦很喜欢这个”安十娘”,听课很认真,每天都按时完成作业。 母亲、大姨和姐姐、云云没事的时候也喜欢来听安静讲课,快意轩里学习氛围很浓。我因势利导,很快又建成了一个小小的家庭图书馆,买来了大量的书籍刊物,供她们阅览,提高大家的素质。看小说, 刘强刑满出狱了,我让他重新回到公司,还给他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。 刘强也很争气,一心扑到工作上,经常为了外地市场出差,却毫无怨言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也放心地将销售这一块工作交给了他来负责。 刘强就住在公司宿舍,刘婶也不愿意离开逍遥谷,只是偶尔去给儿子洗洗衣服,打扫一下卫生。虽然说我给刘强买套房子并不是什么难事,可母子俩并没有住在一起的意思,我也就听之任之了。 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,很多和我类似的公司拔地而起,抢佔市场份额。刘强跟我商议,国内的市场就这么大,大家都抢这一块蛋糕,很难再有大的发展。他提议开拓海外市场,主要是亚洲。 我赞同他的意见,但这方面我也没有经验,销售渠道是最大的拦路虎。 刘强说,给老古代理海外销售的”智雨”公司愿意协助我们开展这项工作。 他曾跟”智雨”公司的女总裁陈思瑶谈过此事,也草拟了意向书,对方很有诚意,要价极低,我们的利润很有保障。 陈思瑶的名字我曾有所耳闻,她的传奇经历圈内人也都略知一二。这个在当今中国国内富豪榜上排名前十的女强人,曾是深圳一家歌厅的小姐,被一个香港老闆慧眼识珠,纳到麾下。交给她一个小公司,几年的时间就发展成一个跨国的上市公司,让许多人大跌眼镜。 和这样的公司合作,我还是很放心的。我将此事全权委託给刘强处理,刘强马上应承了。 果然,刘强没有辜负我的期望,海外市场的开拓很顺利,还在海外建立了加工基地,我们的营业额直线上升。 我的闲暇时间越来越多,上网就成了我的最大爱好,一个成人网站”色城”成了我最常逛的地方。这个大型网站信息量大,更新快,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。 自从闫凤娇的事件曝光后,模特私拍的大尺度照片层出不穷,我也喜欢下载了观看。 有一个叫”小娇”的模特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看了一眼就几乎可以断定,她就是我和秀秀的亲生女儿——娇娇。 都说女大十八变,几年没见,娇娇出落得更加迷人了。她的身材窈窕,皮肤细嫩,五官如画,风韵动人。在她那些充斥着性器官特写的照片里,她的一对妙乳浑圆高耸、乳头娇小嫣红;胯间阴阜高隆,白皙的阴户如同刚出笼的大白馒头,丰盈肥美。两片窄细的阴唇掩映着阴道粉红的嫩肉,几滴淫水濡湿了神秘的幽径,让人有一种寻幽探胜的慾望…… 看着她在镜头前将自己的女性隐私部位袒露出来,做出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,我的心情很複杂。从一个父亲的角度,我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这么不知廉耻,让天底下那么多的龌龊男人看到她的私处;但从一个男人的角度,我又希望尺度越大越好,越挑逗性慾越好。 曾记得我看日本A片的时候思考过一个问题:日本这么多的AV女优,她们的父母兄弟会怎么想?按照传统观念推断,他们是应该根本不看这些A片。可假如他们看了呢?会不会有性慾的冲动? 现在我有了亲身体会,也就有了自己的答案:好奇心人人都有,越是禁忌的事情,人们的好奇心越旺盛,也会有更多的性幻想。跟自己有血缘关係的亲人拍的A片,更能挑起性慾,这种心理上的刺激是看别人拍的A片所不能获得的。当然,看的过程中也许会有一丝丝的惋惜、羞愧或是心疼——但正是这样,心理的刺激才更与众不同。 从那些照片上看,娇娇的表情不自然,看得出来她是被迫这样做的。怪不得女儿没有跟我们联繫过,也许她是被人控制了。 我让秀秀看这些图片,秀秀既吃惊又心疼,忍不住抽泣起来。她央求我一定要找回女儿,接到我们的身边。 根据网上的信息,我知道这些图片都是在上海拍的。我挑选了几张图片,交给军犬,让他马上去上海,找到娇娇,将我的女儿解救出来。我对军犬说:”我跟邢局打了招呼,他都安排好了,到了上海有人配合你。你按照片的背景去找,有事情跟当地的公安部门联繫,千万不要轻举妄动、孤身涉险。我的目的是让女儿平安回来,你只要把事情办成就行。” 军犬点头答应,马上启程。 不到一个星期,军犬就给我打来了电话,说娇娇找到了,同时也找到了将她拐骗到上海的郝宁,以及给娇娇拍照的组织者赵建军。 我没想到小赵居然跑到了上海祸害了我的女儿—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”报应”? 军犬问我怎么办?我忽然想起秀秀父亲的案子,估计跟这个叫郝宁的有直接关联,就让军犬将郝宁交给公安机关。至于赵建军,我忽然生了恻隐之心,念及旧情,我不想赶尽杀绝,让军犬略施惩戒就算了。 最终,小赵被军犬打成残废,赶到了国外。军犬说小赵答应有生之年不再踏上中国的国土,甘愿在国外度过余生。 将郝宁押解回来不久,邢副局长就跟我通报了案情:郝宁本是个混混,当年依仗能说会道又一表人才,勾搭上了在姥爷饭店里帮忙的娇娇。两个人来往不久就发生了性关係,郝宁经常半夜潜入饭店和娇娇幽会。这件事情很快就被秀秀的父亲张满堂发现,并捉姦在床。张满堂大怒,用棍子将郝宁的腿打折,并警告他不许再跟娇娇来往。 这件事并未就此结束,郝宁养好腿伤后继续和娇娇偷偷幽会。在暴力干涉未果的情况下,张满堂认为外孙女淫性难改,是一个天生的骚货,竟然在一个深夜强姦了娇娇。之后更是变本加厉,每晚姦淫自己的外孙女。娇娇不堪忍受,告诉了郝宁。终于在那天夜里,郝宁从窗户潜入饭店,用铁棍打死了正在娇娇身上发洩兽慾的张满堂。两个人敛走了饭店里值钱的东西,带上娇娇的衣物和用品,连夜坐火车去了上海。郝宁好吃懒做,无力支撑两个人的生活,竟然打起了娇娇的主意,介绍她当了私模。赵建军闻知后,更是把娇娇一步步引上了色情模特之路。 娇娇被这两个人控制,欲罢不能,与外界失去了联繫,直到军犬来到了上海,将她解救出来。公安机关逮捕了郝宁并押解回原籍,法网恢恢,这个杀人犯潜逃多年,最终还是落网了。 案件很快得到了审理,郝宁因杀人罪被判处死刑,娇娇也回到了逍遥谷。 在秀秀的卧室,我们一家三口又团聚了。娇娇低头不语,任凭我和秀秀费尽口舌,她始终是沉默。 秀秀给我使了一个眼色,我就离开了,给母女俩单独说话的机会。 母女俩在房间里闭门不出。几天后,秀秀说女儿已经想通了,她对之前的生活深感恐惧,以后只想在父母身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。 我很高兴,自己的一桩心事总算了结。 相比以前的骄横任性,娇娇现在变了很多:首先是性格变得温柔多了,说话轻声细语,做事细心稳重;其次是勤快了,经常帮着洗衣做饭;最后就是懂事了,对谁都是很有礼貌,甚至有时候还会黏在我的身边撒娇。 我对娇娇也越来越喜欢,知道这个历经磨难的女儿现在懂得珍惜生活了。 生活仍在继续,娇娇也逐渐接受了我的”荒淫”生活方式,融入了我的大家庭之中,大家也都对这个孩子疼爱有加。 我本来给娇娇另外安排了房间,可她坚持和秀秀住在一起。这件事很让人头疼,她简直一刻也不能离开秀秀,包括晚上睡觉的时候。这直接影响我跟秀秀的性生活,每当秀秀想到我的房间和我欢合,总会被娇娇发觉而只得作罢。她好像并不考虑母亲的性需求和心理感受,死缠着母亲不放。 秀秀很无奈,可这种羞人的事却无法跟女儿挑明。 我不愿意长时间冷落秀秀,只好隔三差五的到秀秀的房间里过夜。我和秀秀在女儿面前很小心,都是等夜深人静的时候,感觉娇娇已经睡熟了才开始亲热。 可时间一长,我就发现了问题:有时候我和秀秀夫妻敦伦,娇娇其实是被我们吵醒了,可她假装熟睡,但也让我发现了蛛丝马迹,例如她的呼吸变得急促,身子会不自然地扭动,甚至发出轻微的娇喘…… 其实秀秀也发现了,但她并不在意,甚至反而放开了——我们做爱的时候,她好像有意大呼小叫,丝毫不顾忌旁边的女儿。我为此事怪她,她倒是振振有词:”娇娇也成年了,也需要男人,难道你还想把她给别的陌生男人?我就羡慕春梅,她和云云现在活得多好!我早就劝你要了娇娇,你不忍心,到头来怎么样? 让别人佔了便宜,也让娇娇吃了苦头。我想好了,我们一家人以后永远不要分开,娇娇也是你的,我相信你会对我们母女一辈子好的。”我当然心动了,却又迟疑着说:”这都是你一厢情愿。娇娇愿意吗?””我觉得问题不大。娇娇现在对你的生活方式也很认同,对你的好感更是不用多说。我试试看,探探她的心思。” 我扒开女儿的大腿,以前只在照片上看过的女儿羞处袒露在我的眼前,它比照片更迷人,活色生香,更挑动我的情慾,让我爱怜不已。 我轻轻地吻着饱满的阴户,舔舐着渗出的淫水。娇娇用手把玩着我的鸡巴,动情地喘息着。 在温馨的气氛里,我们结合了。都说父女天性,看小说,连性器官都是那么契合,颠鸾倒凤之际,快感妙不可言。 娇娇说前些日子我在她身边和秀秀做爱的时候,她就情难自抑了。所以妈妈跟她谈心的时候,她痛快地答应了做我的女人。 我感动得搂紧了她,父女俩交颈而眠。 第二天,天刚亮,秀秀就过来了,她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女儿。 娇娇害羞地打招呼:”妈……哦,不,四姐……”看到娇娇侷促的样子,我宽慰她:”其实怎么称呼都无所谓,你们既是亲生母女,这种血缘关係是无法否认的——同时你们娘儿俩共侍一夫,都是我的女人,又如同姐妹。” 秀秀点点头,问道:”好妹妹,昨晚睡得好么?”经过我的雨露滋润,娇娇也开朗了许多,她坦然说道:”嗯,嫁给自己的父亲,这种感觉很奇妙哦。” 秀秀走到床边,俯身在娇娇耳边问道:”闺女,你觉得幸福吗?””像做梦一样。”娇娇点点头,呢喃道。 我将秀秀一把拽到了床上:”来,陪我们睡会儿。”秀秀并不推辞,嘴里却说:”我这是送货上门了。你不怕冷落了你的新娘子,我更不怕沾你点儿喜气。” 我笑道:”这叫喜上加喜。娇娇,过来帮忙,给你妈妈脱衣服。”娇娇也觉得有趣,和我一起七手八脚地帮秀秀脱衣解带。 秀秀并不领情,笑道:”你们小两口毛手毛脚的,别弄坏了我的衣服。我还是自力更生,自己解决吧。” 三个人都清洁溜溜之后,秀秀却忽然去掰娇娇的双腿,嘴里说道:”我先看看我闺女的小屄让她爸爸操成什么样了。” 娇娇大羞,一边用手推挡,一边嗔怪道:”妈,你干嘛呀?这么下流!”秀秀说道:”小妹妹,你刚结婚,还不知道你男人的爱好吧?他就喜欢女人说下流的话,他爱听这个!” 我点头说道:”娇娇,你妈妈说得没错,你要跟她学习。现在你就让她看看吧,这也是她对你的关心嘛。” 娇娇失笑道:”这样的关心倒真是少见,不知道别的妈妈是不是也这样关心自己的新婚女儿。” 半推半就之中,秀秀扒开了女儿的双腿,凑过去仔细观瞧了一番,对我点点头:”嗯,还好,小屄没肿。看来当爹的就是跟别的男人不一样,懂得爱惜自己的女儿,不会太粗暴,光顾着自己痛快。” 娇娇反击道:”妈妈,那你第一次跟爸爸好的时候,让他操肿了?”秀秀不怒反笑:”我倒是巴不得他把我操肿,可你爸爸那时候还没现在这么厉害。” 娇娇翻身将秀秀推到在床上,说道:”我也要看看你的,谁让你先看我的了?”秀秀自己把大腿叉开,笑道:”想看就让你看个够,你就是从妈这里生下来的,还怕你看啊?” 娇娇饶有兴致地看了很久,说道:”妈妈这里流水了,怪不得一大早就过来了,大概昨天一夜都没睡着吧?” “算你有良心,知道娘的心思。” “女儿是娘的贴身小棉袄嘛,当然心疼你了。现在,我就把老公让给你,好不好?” 秀秀啐道:”呸,好像你多大方似的。别忘了,他也是我的老公。”娇娇赶紧投降:”好,好,女儿不跟娘争。” 我和秀秀相视而笑,看来新婚的女儿走出了往日的阴影,恢复了活泼可爱的样子,让我们做父母的大感宽慰。 在母女俩斗嘴的过程中,我的鸡巴已经硬了,娇娇发现了,笑道:”看看咱们老公,也不知道它是为谁硬的,是新欢还是旧爱啊?”我张开双臂将母女俩搂住压在床上,纵身扑了上去,大叫道:”不管新欢还是旧爱,都是我的最爱,现在我就让你们俩尝尝我的厉害!”在母女俩的笑骂和浪叫声中,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更加淫靡了……继宗回逍遥谷来探亲了。自从他去北京后,很少回来,这是他第一次来逍遥谷。 方芳和林美玉很兴奋,掰着手指头算继宗回来的时间。毕竟她们和继宗关係不同寻常,这么多年没见,心情可想而知。 继宗终于来了,军犬将他从机场接回来时,我发现随行的还有林冰冰和媛媛、姗姗。 姗姗住到了安静的房间,另外三个人都住进了品雅堂。 继宗让我晚饭后过去,我答应了,问母亲和姐姐:”你们过去吗?”姐姐一撇嘴:”人家请的是你,又没请我们,我们去凑什么热闹?”我知道,对于我这个既没有血缘关係又不姓袁的儿子,我们袁家的女人们并没多少感情。另外,自从跟了我之后,母亲、姐姐和云云对别的男人也没什么兴趣,她们心里只有我,甘愿为我守身如玉。 我也不勉强她们,自己来到了品雅堂。 客厅里坐满了人,大家围着继宗嘘寒问暖。方芳最关心儿子的婚姻大事,追问不休。继宗推搪不过,才说他现在正和一个高官的女儿交往,感情很稳定,马上要订婚了。 方芳兴沖沖地让继宗尽快带女朋友来逍遥谷,她要看看儿媳妇。 继宗却说:”还是算了吧。这里虽好,可人和人之间的关係太乱了。万一被她察觉我和妈妈、姥姥的关係不正常,岂不是要坏事。”正说着,军犬带着何巧儿进来了。继宗亲热地站起来打招呼:”军哥,怎么没带嫂子过来?” 方芳笑道:”巧儿也是你嫂子呀。” 继宗不明所以:”嫂子不是小兰吗?巧儿阿姨是军哥的妈妈吧?”方芳说道:”你刚才不是还说,这里人和人的关係跟外面不一样!巧儿不但是军犬的妈,也是军犬儿子的妈。所以,巧儿是你的二嫂。”继宗挠挠头,有些不自然地向何巧儿喊了一声:”嫂子。”何巧儿倒是很大方:”叫啥都一样。让我好好看看你这个大人物,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过,今天总算见到活的了。” 一句话惹得哄堂大笑,气氛马上热闹多了。 军犬母子落座,何巧儿亲暱地依偎在儿子的怀里。 林冰冰和赖云峰始终寸步不离,我搂着媛媛,继宗就坐在了妈妈和姥姥中间。 我发现继宗的目光总是在何巧儿身上打转,不由得暗自好笑。这也难怪继宗,屋子里的女人,只有何巧儿没和继宗发生过肉体关係。 夜越来越深了,作为年龄最大的长辈,林美玉提议道:”乾脆大家都别走了,咱们在一起热闹热闹,怎么样?” 没人提出异议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 窗户纸一捅就破,屋子里的所有人马上就放开了……林美玉一屁股坐到继宗的怀里,埋怨道:”小冤家,想姥姥了吗?这么多年也不过来看我!” 继宗的大手马上摸住了姥姥的乳房,调笑道:”你要是真想我,怎么不去北京看我?别急,等会儿我好好操操你,算作补偿,好不好?”林美玉腻声道:”说得我屄都痒了。别光摸奶子了,先好好亲亲姥姥。”两个人马上热吻起来。旁边的方芳也没闲着,把手探到儿子的裤裆里摸索着。 林冰冰主动来到军犬的身边,温情脉脉地说道: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思,我也一直想给你一点儿回报。今天,就是一个机会,你不想抱抱我吗?”军犬受宠若惊,马上将林冰冰抱在了怀里,吻住了她送上来的樱唇。 何巧儿起身坐到赖云峰的身边,笑道:”看来咱们两家今晚要交换了。”赖云峰并不介意:”好啊,只要大家高兴就好。”媛媛的小手在我的裤裆里揉搓着,在我耳边轻声说:”爸爸老公,等会儿我也要和军犬哥玩,好不好?” 我坦然说道:”没问题,你想跟谁玩都行。” 何巧儿很高兴:”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喜欢我,这可是我的荣幸。想亲嘴儿? 好啊!就是你提出更过分的要求,我都答应你……”说着就过来猫进了继宗的怀里,和他深深地长吻起来。 看到赖云峰身边没人了,媛媛从我怀里跳起来跑到他的身边:”舅舅,我来陪你。” 赖云峰笑道:”你心疼舅舅,就不心疼爸爸?你过来,他那里可就冷清了。”媛媛撇撇嘴:”他有那么多女人,我才不管他呢。”说着,就顽皮地将赖云峰的鸡巴掏出来把玩着。 军犬带着他的梦中情人去了里屋大床上……看来,他今夜要梦想成真,得偿夙愿了。 岳母光着屁股蹲坐在我的儿子继宗胯间,已经请君入瓮、大干快上了。旁边的何巧儿衣衫散乱,被继宗摸奶抠屄,情急难耐地扭动着。我过去凑趣,解开裤子将鸡巴送到何巧儿嘴边。她顿时两眼放光,像见到宝贝一般,忙不迭地将我的鸡巴含进口中吸吮起来。 方芳到了赖云峰身边,和女儿一起侍奉着自己的丈夫。 四男五女各得其所,场面非常淫乱。 我将鸡巴插入何巧儿的屄里,抱起她去了里屋。大床之上,军犬正在奋力操弄着林冰冰。他那根紫黑色的大屌在女明星的美屄里快速地出没着,身上的肌肉发亮,流淌着汗水。 何巧儿一边迎合着我的抽插,一边心疼地对儿子说:”老公,悠着点儿,知道你喜欢她,可也不用这么卖命啊。” 军犬以为母亲吃醋了,不好意思地沖何巧儿笑了笑。 继宗用”老汉推车”的姿势操着姥姥进来了,看小说,对我说道:”爸,你把巧儿阿姨给我吧,我还没尝鲜呢。” 岳母嗔道:”怪不得这小兔崽子不卖力哩,原来是不专心,心里惦记着别的女人哪。” 何巧儿对我嫣然一笑:”老公,咱们机会多的是,人家是远方来的贵客,要不我先去满足他吧。” 我点点头,将何巧儿放在床上,拔出了鸡巴。继宗马上从姥姥的屄里抽出鸡巴,像狗一样颠颠地跑过去扑到了何巧儿的身上。 何巧儿就躺在军犬身边,当着儿子的面叉开大腿,接纳了继宗的性器,热火朝天地操弄起来。 岳母抱住我:”老公,你可不许让我失望哦。” 我慷慨承诺:”没问题,你就瞧好吧。” 我将岳母抱到床上,分开她的大腿,刚被我儿子操过的阴户露出一个圆圆的洞眼儿,粘满了白色的泡沫,淫靡不堪。我将大鸡巴对準洞眼儿轻轻一捅,就顺利入港了…… 赖云峰也带着方芳和媛媛来到大床上凑热闹,虽然这张特製的大床非常宽大,可九个人都在上面还是显得拥挤。不过这样也好,大家更方便了,你摸我一把,我亲你一口,乱作一团。 军犬今天最兴奋,跟林冰冰玩够后,看到赖云峰正在操媛媛,方芳在一旁闲着,就把我的妻子压在了身下……不久又和赖云峰换伴,将鸡巴插入了我女儿的屄中。 但最贪婪的还是我的岳母林美玉,她让我躺在床上,用屄套进我的鸡巴;然后撅起屁股,让继宗操她的屁眼儿。这还不够,又让赖云峰站在她前面把鸡巴给她口交。身上三个洞儿被女婿、乾儿子和外孙的三根鸡巴充斥着,美得她大声浪叫:”快,用劲儿,谁也不许偷懒,我要搾乾你们的精液,给我……”在她的连声催促下,我们满足了她的要求,三个人的精液灌满了她的三个洞眼儿。 没想到她还没够,又将军犬硬抢过来…… 这一夜,大家都很满足,其中最幸福的应该是军犬和继宗了,他们都收穫不小。 继宗在逍遥谷的这几天,品雅堂每晚都是夜夜欢歌……除夕夜,我让我的所有妻妾们陪我吃团圆饭,十八个女人济济一堂,好像在开会。 我感歎道:”当年看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我就想着如果自己能同时拥有金陵十二钗该多好。现在我真的有十二位妻子了,一个个风韵诱人,不亚于书中的十二钗,正好实现了自己年少时的梦想。这可真是功德圆满、大快人心啊。”大姨撇撇嘴:”别看我没文化,可也经常看电视。《红楼梦》里的『十二钗』 都是又年轻又好看——你说,有我这么老的『钗』吗?”母亲在一旁打了大姨一下,嗔道:”九妹就是爱扫兴!咱们的男人喜欢这么说,不就是图个心里高兴吗?你还非得较真啊?”我说道:”我也就是应个景,又不是让你们演《红楼梦》。毕竟咱们不是生活在古代,这里也不是金陵,你们就算是『逍遥十二钗』吧……另外,我琢磨了一下,我有十二个老婆,正好每年有十二个月,为公平起见,乾脆我排好班,一人一个月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 没想到刘婶看了一眼贾家五女,看小说,首先提出了抗议:”那我们怎么办?”姐姐也说道:”你这真是个馊主意,让女人高兴一个月之后苦熬十一个月,太残忍了。” 众女皆随声附和,我顿时成了孤家寡人。见势不妙,我赶紧改口:”算我没说,今后还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旧。我就多辛苦一些,尽量满足你们的需求。”众女都哑然失笑,方芳笑骂道:”美得你,当我们好稀罕么?”饭后大家一块儿看电视,快十一点的时候,赖云峰打来电话:”你把我的两个老婆都叫走了,弄得我这里冷冷清清的。这样吧,让美玉和芳芳十二点钟以后回来陪我。” 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太自私了,忙连口答应,让林美玉和方芳现在就回品雅堂,又对何巧儿说:”乾脆你也回去吧,军犬那里也等着你呢。”看来,一夫多妻还好办,这一妻多夫就很难操作。怪不得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,一夫多妻制能维持下来,而古今中外鲜见一妻多夫制的存在,我的独特创新也算是开历史先河了。 我这里妻妾成群,刘强那里却孑然一身,我心里过意不去,就劝刘强找个女人。我说只要他找到情投意合的伴侣,我给他买房子、操办婚礼。 刘强却坦然说道:”我现在没这份心思。并不是说女人伤透了我的心,而是我觉得世界上有很多更有意思的事情等着我去做。”唉,人各有志,我也就不再勉强了。 半年后,刘强说陈思瑶要来看我,问清了到达的日期和时间,军犬就去机场接她了。 我的董事长办公室里,刘强陪我一起在等待那个神秘的女总裁到访。 刘强感慨地说道:”人的慾望是无止境的。就拿女人来说,从来没有哪个男人嫌多的,宁可牡丹花下死,还自夸做鬼也风流。小勇,你现在女人不少了吧,以后还準备扩充队伍吗?” 我说道:”我还是一个懂得适可而止、见好就收的人。天底下的可爱女人太多了,再强悍的男人也不可能全部拥有。我已经有十二个妻子,六个妾,够多了。 虽然将来的事情谁也不敢打包票,但我自己觉得不会再招惹别的女人了。”刘强点点头:”你的心态很好,不是那种慾壑难填的人。等会儿你就能见到陈思瑶了,你对她了解多少。” “我原先只是听说过她的传奇故事,后来因为跟我们的合作关係,我才想特意多了解一些。可奇怪的是,不管是从网上搜索,还是向别人打听,这个女人都显得很神秘。她的籍贯、年龄、经历都秘而不宣,连一张照片都找不到。””这都是因为她有难言的苦衷,包括她改名……””哦?她原来叫什么名字?”我好奇地追问。 “还是等会儿让她自己告诉你吧。你有没有想过,她为什么这么尽心尽力而且不计盈亏地帮我们?还有,她的公司为什么叫『智雨』?””为什么?”我更好奇了。 “因为她对你有着特殊的感情。我现在担心的是,你刚才的话可能要食言了——你可能会再娶她为妻。有趣的是,你的妻子们又要重新排名了。”我还没有想明白刘强话里的意思,优雅而舒缓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。 我起身去开门,门口站着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——高高挽起的云髻,贴身合体的旗袍,淡淡的幽香,精緻的五官,明亮的眼眸。 我一下子愣住了,吃惊地叫道:”小雨?!” 女人顿时珠泪盈眶:”小勇,果然是你来给我开的门,果然你一眼就认出了我……” 我情难自抑,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,哽咽着说:”我不是在做梦吧?小雨,真的是你么?” 张小雨动情地紧紧搂住我,激动地说道:”不是做梦!是我,我回来找你了! 小勇,你知道么?这么多年我一直想着你,关心着你的一举一动,期盼着重逢的时刻。我跟你合作,却不让刘强告诉你,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。我要看到你见到我的时候是什么反应——你没有让我失望,今天我太高兴了……小勇,你还爱我么?” 我猛点头不止:”当然了,你是我的初恋啊!” 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小雨从我的怀里仰起头,送上了性感的樱唇,”吻我……”我们马上热吻在一起……身后,响起了刘强祝福的掌声。
上一篇:播种 下一篇:刚毕业的学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