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音先锋 撸吧av_网友自拍2015偷偷撸_日日夜夜撸 在线影院_撸撸什么意思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
 

    短暂的表姐妹共侍一夫

    时间:2018-09-22 一、原来我是大帅哥 十年前,本狼23岁,刚从某野鸡电专毕业。因心怀出外闯蕩的梦想,于是离开了家乡,去远在两千里外的山西某老牌国营化肥厂工作。因为当时我已经厌倦了家乡的一切,只想感受全新的世界。 这家化肥厂虽然不包吃住,但试用期短,经常加班的话,一年也能有个两万五,在我眼里算是相当不错了。毕竟学历不高家境不富,有这样的工作已经可以偷笑了。 因为不包吃住,于是我第一时间开始寻找廉租屋。 所幸附近就是工厂区,有不少外来务工者,人多且杂,但也因此对外出租的民居私房很多。当时租房仲介和我聊的蛮开心,然后就说要给我点好处,于是我就住到了一个全是单身年轻女工的私房宿舍。 这家宿舍离我上班的地方才三公里,走路只要半小时多一点。我租的房间很便宜,仅仅五十元月租费。只不过洗澡没热水,且水电费还要另算。 住下没多久,有一天晚上,三四个妹子红着脸敲我的房门,看见我出来以后一阵窃笑。她们问我要不要一起拼饭,这样可以少花钱还能吃的丰盛些。 同意,当然同意。 其实本狼对衣食住行要求很低,每晚上就吃两个素馒头,在我眼里也不算如何凄惨,可我寂寞啊。初到外地,人生地不熟,水土不服,方言不通,晚上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要是拼饭的话,也许还能和妹子聊个几句,这也是好的。 这套私房租出去七八个房间,除了我清一色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妹子。而且她们长的都不赖,最差的也有60分。现在想想,当时我的运气真的超好。 既然是拼饭,肯定是讲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。叽叽喳喳算了一会儿帐,平均一个月三十八顿饭,因为週六周日有三顿。每顿菜金二十元就能吃的很好了,七百六十元里我分摊两百,外加换煤气罐。好像我是吃亏了,但也无所谓,钱本来就是拿来花的。 好开心,真的好开心。和几个妹子凑在一张小桌子上,吃着饭,聊着菜价,大家就是一家人。这样简单的生活,让我感觉无比充实,但半夜里肉体的躁动也在时刻刺激着我。 终于有一天,我敲开了一位妹子的房门,问她能不能和我处朋友。 这位妹子姓龙,全名不能说,就叫龙妹吧。她150的个子,有小虎牙,皮肤白皙。胸围B,翘臀,脸很可爱,属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那种。 妹子看着我呼吸越来越重,她把我拉进屋,把我的手按到她的胸脯上。妹子告诉我,她离开家乡到这来打工,已经和男朋友分手快一年,想男人想的不得了。 没有恋爱,就开始性爱,我们快速沖洗了一下身体,立刻开战了。 我捏住她的屁股来回搓揉,龙妹也不甘示弱,用小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鸡巴。我们互相抚摸着,很快进入了状态,我硬了,她湿了。 先是传教士的姿态,才刚进去,她就高潮了,还流下了眼泪。她说她好想念鸡巴。我问她是我的大还是她以前男朋友的大。她很老实,给了个让我不太痛快的答案。用这个姿势来来回回送她上天三次,妹子说换她来。 好,我喜欢,勤奋的妹子才是好妹子。 龙妹玩起了观音坐莲,她自己动还好,但如果我也跟着动,没几下龙妹就会痛的直翻白眼。原来她是前置子宫,且子宫颈敏感,只要被鸡巴撞到就会超疼。我真是不能理解,她以前的大鸡巴男友是如何憋下来的。 于是我们之间的性爱姿势只剩下了最传统的传教士。但感觉也不错,她小小的个子,稚嫩的外表让我感觉仿佛在和幼女做爱,很刺激。 第二天晚上吃饭的时候,龙妹抱住我的胳膊向其他妹子宣告:「这个大帅哥是我的,你们不许抢~~~」 当时本狼很年轻,身高181,体格健壮,有四块腹肌,体重78公斤,脸有些像年轻时的狄龙。而且皮肤非常雪白细腻,很多妹子精心呵护过的皮肤都要比我差一大截。这样的长相从小给我惹来不少麻烦,幼稚园里老妈经常让我穿裙子拍照取乐;小学里同学经常笑我像人妖;中学里他们是不笑了,因为一笑就被我打歪嘴;大学里……不提了。 很奇怪,之前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帅哥,但瞬间明白了以前很多不可理解的事。为啥很多男生又或者女生莫名其妙的恨我;为啥女人那么好上手;为啥成熟女性会乐意和我发生性爱……原来只是因为这具皮囊。 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,老子又不是自慰棒! 二、我想干你表姐 肉体太容易被得到,感情就往往会被轻易抛弃。 我很快厌倦了龙妹。一方面她前置子宫让我感觉兴趣缺缺;另一方面,她经常在她的朋友和工友面前炫耀和我的关係,往我钱包里塞大头贴,这让我非常不自在。 我对女人的定位是,平时拿来打炮,仅此而已。这可能是在学校里养成的习惯吧,再说周围的漂亮妹子很多,我可不想被龙妹仿佛小狗撒尿标誌领地一般,活活绑死。 然后我见到了她表姐,她就住在我租住地五十米内的另一处私房里。 第一次看到她,她正躺在床上生病,龙妹让我带药给她,当时我就一个惊豔。龙妹的表姐姓张,名字谐音是婷婷。胸围比她表妹大多了,C罩杯,而且很坚挺。年龄比我大两岁,26,但皮肤非常的白,比我的皮肤还要白皙,一白遮百丑,就连她脸颊上淡淡的雀斑都显出一种韵味。最要紧的是,她身高有162,阴道应该没她表妹那么短。 当晚和龙妹打完炮,我直接了当的告诉她,我想干你表姐,要么你答应我留下,要么你拒绝我离开。 现在想想,这种行为,不是一般的混帐。哎,当时太轻狂,也太不把妹子当回事了,认为只要威逼一下,就能得逞。现在的我很想穿越时空告诉过去的自己,你有多愚蠢,但这已然不可能。 龙妹哭了,我才发现她的内心比我想像的坚决,她告诉我:「我看错了你,既然你已经这样想了,再相处下去也没啥意义,我们分手吧,你去追我表姐好了。」 我后悔了。 虽然龙妹在床上让我很不爽,可至少她喜欢我,就因为她喜欢我,所以我突然感觉自己其实也喜欢她。这样说有些绕,但情况就是如此。 可无论如何挽留,龙妹当晚收拾完行李搬去另一家私房,我感觉心情糟透了。但她表姐张婷婷的影子,随后又在我面前来回晃动,肉体渴求再次淩驾于心灵感情。 我承认,小头左右大头,一直都是本狼的通病,直到几年后才稍微有所收敛。 龙妹的表姐张婷婷,很快知道了她表妹被我甩掉了,为此还不断发短信告诉我,她表妹有多善良,人有多单纯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抛弃了她? 因为我想干你啊。这话我很快就委婉的表达了出来。 张婷婷然后开始躲我。 吃饭时不理我,见面以后就躲开,偶尔和我说话,也是谈她可怜的表妹,弄得我仿佛老虎吃王八,无处下手。 但上天还是眷顾我的,很快张婷婷生病了。 五十块钱一个月的房子,肯定好不到哪里去,现在已经是秋天,她还敢洗冷水澡,够狠。 女生之间的友情非常的脆弱,张婷婷可能是因为长的漂亮的关係,躺床上都没人照顾。我倒是想照顾,她却始终防备着我,于是她叫来了她表姐――刘姐来照顾她。 刘姐年轻时在欢场上纵横过,最巅峰的时候做过洗浴中心的领班,年龄上虽然比我大十一岁,但很有气质,是那种,你明明知道她在说谎,可就是想去相信的那种气质。 三、姐姐来教教你 我一直很喜欢女骗子,明明知道对方只是出于玩弄的心态来对待自己,偏偏还深陷其中。有时候回头想想,可能是因为她们无视我皮囊的关係吧,这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这些妹子的一种魅力。 人就是这样贱,阔少爷会喜欢上不爱钱的女人,俊哥哥会喜欢上不爱俏的姐儿。但另一方面,也许女人不爱钱只是因为好色,而姐儿不爱俏只是因为贪钱。 见到刘姐的第一眼,我就把追张婷婷的时间和预算全削减了,像个小跟班一样围着刘姐转悠。 坦白的讲,刘姐三十五岁了,身材已经有了熟女的发福,腰身开始堆肉。但她烟视媚行,经常只要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就会让我发呆,嗯,应该是假装发呆。我知道她这样挑逗我,心里一定很开心,再也没有逗弄小男生更能激发女性快感的行径了。 我刻意拉低智商,就是为了儘快品尝到刘姐的滋味,她仿佛一颗熟透了的樱桃,我已经把她摘到了手心,就等着下嘴品尝。 机会很快来了,张婷婷的病好了,本来也就是受寒而已,刘姐说她明天要走。我当晚买来一只白斩鸡,几瓶啤酒,外加一包云烟来给她践行。 刘姐吃的很香,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妩媚。终于,她在我耳边问我,「小帅哥有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?」 刘姐吐出的烟圈罩在我脸上,我憋着一股气,让脸红了起来,然后假装吹牛的样子:「当然有了,我的经验很多的。」 刘姐坏笑着用胸蹭了我一下,问我,「那女人下面有几个洞?」 我说,「当然是一个!不对,两个!」 惹得她一阵娇笑,然后告诉我:「晚上姐姐来教教你,别关门。」 我在床上等到11点多,终于看到一个人影偷偷的钻了进来,她捂住我的嘴,轻声告诉我,千万不要大声喊,不然待会被人知道了,不好。 放心,待会喊的肯定不是我。 刘姐很会偷懒,她直接平躺在床上,双腿併拢,然后示意我压上去。然后抓住我硬挺的鸡巴,塞进了她的屄洞,刘姐的阴部生的相当靠前。她在被我带上了一次高潮以后,双脚交叉使劲向内挤压。她的小屄变得非常紧,我知道,这应该是她纵横欢场的绝技。估计一般的男子最多十分钟就会被她用这招榨出精来,可她挑错了对象。 我存心想要把她彻底干翻为止,反正她明天就走了,一定要吃个够,这才够本。 一炮打了八个小时。 刘姐看我眼神从震惊到温柔再到哀求,她高潮的次数我已经数不清了,估计有三十多次,她的绝技『交缠腿』每次放开后都被我重新缠回去,我的鸡巴很红肿,我的腰很酸,我的腿很麻,我的汗把床单都浸到湿透,可我不在乎,征服的快感超过了肉体的疲劳。 我们在清晨精疲力竭的倒在床上,床单很潮湿,我们把床单抽掉以后直接睡在床垫上。彼此拥抱着,刘姐的妆被汗水全浸糊了,她叫我『小贪吃』,我喊她『坏姐姐』。 我已经彻底喜欢上了刘姐。 男人要爱上一个女人,大致原因有二:1、眼馋但并未得到她的肉体;2、肉欲和征服欲被女人完全满足。 我明显是属于第二种,作为一个迟射型的男人,很少有妹子能让我满足的,在遇到刘姐前我只碰到过一个,那就是高中里的狐狸精『大屄』,可惜她被我干怕了,跑了。 刘姐在床上虽然嘴里苦苦哀求,让我放过她,但小屄仍然在一波一波的挤压收缩,小骗子,但我喜欢。 刘姐告诉我,等她把痔疮治好,她连屁眼都给我,让我玩遍她全身的洞。我非常感动,对她的喜欢变成了爱,虽然我感觉她就是在骗我,可我就是喜欢听。唉,贱啊…… 但,事情发生了神展开。 几分钟后,刘姐的电话响了,她表妹张婷婷出车祸了,她傻了,我也傻了。这TMD老天存心玩我们。 四、你其实对我也不错 张婷婷太苦逼了,病才好,就兴沖沖去找朋友玩。 然后她的一个朋友问另外一个朋友借了辆桑塔纳,再带上又一个朋友,三个妹子一道开车去太原玩。 女司机的车技实在是……嗯,反正后来追尾了。坐主驾驶和副驾驶的妹子都没事,因为她们系了安全带,但张婷婷没系,她的两颗门牙撞在前排座上,掉了。脑门中间也出了一条疤。破相了,可没人会赔她,开车的不是车主,车主又没有开车,苦逼了。 一谈到钱,朋友都跑光了,但她又收穫了一堆新朋友。 看人落井笑哈哈,向来是我天朝一贯传统,好多女工结伴来看她嘴里的大黑洞,言语间虽然善加掩饰,但一种止不住的「你也有今天」跃然于面。 刘姐回去了,她的假请完了,钱也花差不多了,她得回去挣。临走时,她让我照顾她表妹张婷婷,叮嘱我,要是照顾到床上去也没关係,反正她也看出来了,我就是个耐不住寂寞的男人。 我认真告诉她,不管我的老二听不听话,我一定不会让你表妹受委屈的。 我没钱,可我会加班。 一个月不休息,我几乎每天都加班,中班夜班抢着上,班组里的哥们很给我面子,没和我抢。但两颗烤瓷牙的价钱还是让我一哆嗦,几千大洋啊,兜里还剩下三百不到。 虽然牙镶好了,但脑门上一条疤却消不掉,张婷婷变的消沉了好多。晚上经常连饭都不吃,就躲在屋子里睡觉发呆,我每次都给她带点简单的吃食。没办法,兜里没钱。 有这么一天,张婷婷突然笑着对我说,「明哥,你其实对我也不错。」 叫我明弟还差不多,她比我大两岁。我知道她心里不痛快,我告诉她,我今天带她出去走走,走完你就不难受了。 一起吸溜完豆腐脑,我带着她去了附近最大的医院。星期天,里面人山人海,你不到医院,都想不到有那么多人会生病受伤。有儿童,有青年人,有中年人,有老年人,也有残疾人。他们脸上神色匆匆,都急着挂号看诊拿药就医住院,没人想浪费一秒钟,他们在争分夺秒的奋斗着,竭力想从医院里尽可能快的走出去。 我又带着张婷婷去了附近的禅寺,里面有很多女性癌症晚期患者,正披着黑色大褂努力向虚幻的佛陀祈求着来世,她们已然对生存感到绝望。 我从后面抱住张婷婷,问她:「晚上我们来做爱好不好?这样会让你开心起来。」 她说好。 晚上大家经过几次短兵相接后,确认了战斗姿态。张婷婷一开始虽然因为羞耻心,不想让我看到额头的疤痕,而选择了狗仔式,但是她同样也是前置子宫,当我兴奋时,一样会让她很痛。 我们用侧背位欢悦的交媾着,她的皮肤真的很白,我的皮肤也同样很白。股臂纠缠在一起,无比的和谐。 我发现了她最爱用的姿势,那就是观音坐莲。只要是这个姿势,她可以很快高潮。由此可见,张婷婷是个热衷于掌控的妹子,我们之间的关係应该长不了。但我不管以后,现在美色当前,尽情享受才是正道。 我和她盘股交叠在一起,如同肉虫一般缓缓蠕动,我用手搓揉着她的雪臀,时不时用手指在臀瓣上画着八字形,激起她的阵阵颤抖。 她说:「为什么要和我表姐做爱?她比你要大好多的。」 五、父母双亲的助攻 至于张婷婷的问题,我没有如实回答。 难道我要说,我只是想尽可能多尝女色吗?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,但年轻时对女人真的不算很挑,只要有洞就行吧…… 本狼也说过,我是迟射型,迟射到往往要自己非常有意愿射精,且女方挑逗技能MAX外加下身紧致才能爽到。所以,我才那么喜欢不停的狩猎妹子,这就仿佛去水果店挑西瓜,来来回回用手指叩击瓜皮想找出好瓜的食客。 和妹子打炮,很多时候是不要钱的。但是,要维繫关係,那就不同了。逛街挑东西,吃饭买毓婷,这些都要花钱。 我的加班基本就没怎么停过,同事对我的意见开始变大,我也有些不爽,为啥有些妹子总是不遗余力的压榨男人的钱包?但我不想再随意分手,然后去幡然悔悟:「哦,其实我还是蛮喜欢张婷婷的,不光是为了做爱。」 于是,就这么撑着。这个情况意外得到了缓解。 有天下班,我发现老妈居然坐在我宿舍的床上,面带笑容的等我回来。 当时我就淩乱了,「老妈!你是怎么找到这来的?」 老妈在我房间里转悠了一圈,先是说这个房间没光线,太阴暗,又说没热水,再加上暖气也不是很好,到了冬天你怎么办?然后问我平时吃饭怎么样?有没有物件?工作忙不忙?年底要不要回家?老爸很想我…… 老妈非常的啰嗦,拉着我讲了好久,我最后耐着性子让她早点去找个酒店休息,明天坐飞机快点回去。老妈走的时候给我留了张银行卡,说是我老爸给我的,父子之间没有隔夜仇。就走了。 张婷婷在老妈走后不久,从楼上窜了下来,她应该早就到了,只是不敢进来。她问我:「那是不是你妈妈?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美人。」 我说,「嗯。」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,我顺便看了眼卡里的钱,密码一直是我生日。查了下余额,我眉毛跳了一下,居然有五万?老爸疯了吗?我记得他很小气的。 想了想老妈的说法,确实也没错,现在这间宿舍是蛮差的,既然有五万打底,那就挑个家电齐全,房间够大的出租屋吧。 九十多平米,有家电热水,这种出租房开价是700块一个月,幸亏我带了张婷婷来砍价,她虽然没帮我把价砍下来,但至少没让我预付半年房费,这也不错了。我们俩个都没啥东西,就都搬了过来,晚上我在洗菜的时候,她从后面抱住了我,说我对她真好。 我心里很感歎,还是有钱的好啊,幸福感都能如此轻易的达到。 有热水澡洗,有电视看,甚至还有席梦思床垫可以睡,张婷婷经常隔三差五带朋友来炫耀。其实这种生活等级,在南方基本是属于勉强够到屌丝等级的,但在我们这些打工仔眼里已经是天堂了。 没过多久,张婷婷问我,她能不能带龙妹过来一起住。 我当时僵住了。虽然张婷婷和我住一起,但我们是分房间睡的,只不过晚上经常会打炮。一方面大家都要保持独立性;另一方面有时候要加班,不想互相打扰。但龙妹要是住过来,我们之间的性爱怎么办?这好尴尬。 我还没有禽兽到,在前女友耳边打炮。但我还是同意了,毕竟我亏欠了龙妹。 晚上,龙妹拖着行李来了,她完全不再恨我了,当然也完全不再喜欢我,只是把我当成表姐的男朋友,我心里一阵阵的泛着酸味。我感觉自己好贱。 龙妹肯搬过来的理由很瘮人,就在她宿舍旁边,有个下班的男老师被人抢劫割喉。原来是人命案,难怪前几天有员警来回盘问我们这些拿暂住证的外地人。 龙妹和张婷婷睡客房,我睡主卧,打炮的时候张婷婷完全放不开,声音都不敢发出,让我非常的不爽,可我偏偏说不出什么,郁闷。 时间很快入冬了。 这天晚上,大约是淩晨两点,我听到门外有轻微的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,马上抄起床下的撬棒,慢慢挪到门口,然后直接把门踹开,上去就是几下,还好,是个单干的小偷,没有帮手,先声夺人把他吓傻了。看他年纪还轻,我没有报警,给了他三百块钱让他自己去看医生,放他走了。 龙妹和张婷婷也被吓惨了,晚上居然和我睡一起。神展开,我的人生再次神展开。 本狼有些迷信,估计也是和人生曲折经历有关。很多人不信鬼神,那纯粹是因为他们碰到的破事烂事不够多。 六、龙妹再次进入我的生活 妹子们很聪明,张婷婷睡中间,我和龙妹睡两边,虽然打炮是不可能了,但我的幸福感爆棚。 听着两位先后和我有肉体关係的妹子,在我耳边发出深沉的呼吸声,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,我想我本质是不算个贪花好色的淫魔,只是因为寂寞,想要多一个人来陪陪我,都怪国家的独生子女政策,我内心竭力推卸着责任。 我根本睡不着,脑子里构思着各种战术,比如先拉着张婷婷在床上做爱,刺激一下龙妹,然后趁她发情拉过来玩3P,又或者……再比如……也许可以这样……可是我很清楚,龙妹是个敢爱敢恨做事情坚决的妹子,我只要敢这样做,一定会适得其反的。 没过几天,员警叔叔来宣传防盗,说是家里别放大宗现金财物,最近有群盗窃流窜犯溜达到这附近,开锁撬门和玩一样,你们自求多福吧,万一被偷了,要指望员警帮你们找回失窃物,可能性基本为零。 警官你说笑了,我们哪来什么大宗现金财物? 但治安确实在变差,周围连续发生了不少爆窃案,有的人只是没了几只腊鸭,有的人却把积攒的辛苦钱全丢光了。也许是小偷干的,又或者就是身边的工友干的,临近年关,谁都说不準。 有天晚上,我被龙妹轻轻摇醒,平时张婷婷加班的时候,我们还是分开睡的。龙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,好像有人在撬门。我听了一下,是风沙吹过的声音。我告诉她不怕,万一真是贼,我也对付的了。龙妹问我,她表姐的味道怎么样? 我明白了。 她心里还是有我的,或者是我的床上功夫。 我几下扯掉她的内裤,龙妹的小屄很热也很湿,直接插了进去,鸡巴进去一半以后因为润滑不足,略微停留了一下,然后直没入根。 龙妹因为个子矮,她和她表姐张婷婷一样,用观音坐莲在我身上蹦跶了起来。我用手托住她的屁股,配合她的节奏,帮她省力,几分钟不到,她大腿上出汗了,突然停止了运动,我感觉龙妹的阴道迅速收缩了几下,她高潮了。 龙妹和张婷婷高潮的样子非常相似,来临的时候都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过后会笑着搂住我的脖颈,催我继续。 女上男下,男上女下,姿势换了几遍。龙妹第六次高潮时,她用指甲使劲掐着我的胳膊,发出了如同哭泣般的呻吟,我全力抽插着,她的子宫颈被我巧妙的蹭过,激起她小屄阵阵颤抖。彼此做爱多了,各种的禁忌和敏感点都心知肚明。 一小时后,龙妹无力的躺在我怀里,我的右手缓慢搓揉着她的臀瓣,感觉心情愉快极了。你还是离不开我吧?我承认自己年轻时有些自大和自恋。 她和我说了好多话,绝大多数都是我难以回答的问题。为什么要伤害她?为什么要去追她表姐?为什么连她远房表姐也不放过?和她做爱到底有没有快感?为什么始终不射出来?和她表姐做爱的时候我有没有快感?知不知道她的心很疼?知不知道她重新回来付出了多大的勇气?知不知道她今晚过来脸皮有多烫?知不知道别人以后会怎么说她?待会怎么面对张婷婷? 我第一次发现,妹子的想法是如此的複杂。难怪古人不让女子干政,不然光草拟圣旨就可以累死一堆太监。 正在龙妹纠结的时候,窗外传来一阵喧闹吵杂,电子厂的女工下中班了。龙妹尖叫着逃回了自己的房间,然后发现内裤没拿,又飞快沖回来找,最后又警告了我一次:「别告诉我表姐!」 我闻了闻房间里的味道,屄味和屌味都很浓重。 张婷婷回来后就拉着我和龙妹去吃宵夜,龙妹假装很困,张婷婷说:「一起去吧,反正你也睡不着。」 一行三人杀到金三峡火锅。张婷婷点了不少荤腥,说是让我补补。 我知道,我赢了。 七、我真的赢了吗? 从张婷婷默许我和龙妹以后,我有过这辈子感觉最快乐的时光。 我们一起上班,一起吃早饭,一起骑着自行车穿流在喧闹的街道,也一起为生活费绞尽脑汁。在性爱上的强势,让我如同手艺精湛的厨师一般,能完全应付两桌饑饿的食客。虽然始终没有踏出三人行的一步,但也算是二女轮侍一夫了。刘姐没过多久来找我们,她想去上海,趁着还有几年容貌,去碰碰最后的机会,但她缺钱。接着很快,她们三人从我生活中消失了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我已然记不清了,只剩下了破碎的片段。我不恨刘姐,她用我无法理解的方法,说动了龙妹张婷婷和她陪我一起来了两次,就两次。然后……钱、钱、钱、钱、钱。刘姐要钱的理由都是假的,我知道。我老爸给我应急的银行卡里被我取出了一万五,我送给了刘姐,她说以后还我,我说:「这件事来世再说吧。」 她笑笑,没辩解。 两年后,刘姐打给我电话,说她要收山了,回老家开个足疗店,当当老闆娘什么的。之前在上海酒吧做了一年多的妈咪,可惜辛苦钱都拿去玩扎金花,输光了,能不能再借她点? 我说:「十万够不够?」现在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打工仔了。 刘姐沉默了一下,说:「还是一万五吧,以后我会还的。对了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」 我说:「生日快乐。对了,我一直都喜欢你的,现在也是,其实你是个好女人。」 然后我们挂断了电话,再也没有过联繫。 张婷婷那时候要跟刘姐一起去上海,她说:「你别担心,我不是去卖身。只是听说在上海做足疗,比在电子厂上班能多挣三四倍的钱。」 我没开口。 男人挣的每分钱都不容易,怎么会轻易大手大脚花在你身上?你比我大,应该是明白的,你也知道我明白的,何必说这些场面话。 我跟了三小时的车,转到太原送她们俩上飞机。张婷婷笑着对我说:「别再让喜欢你、爱你的女孩伤心难过了,不然你会后悔的。」 我告诉她,我后悔自己那么贪心。她摇摇头,和我说了很多。她传授给我一个惊豔的新名词:换位思考。这是她在电子厂听管事整天挂在嘴边的时髦语。 以下是张婷婷对我的启迪: 「嘉明哥哥,如果你是我,我是你,你找的男朋友英俊潇洒,但是从来不能从自己身上得到满足,于是你让步了,和自己的表妹分享了他,但他还是不知道停手,又想把做过婊子的女人也带回家。你再让了一步,但他又想到了更加下贱的玩法。没有一点点的理解,没有一点点的妥协,把你自己心头滴血的让步当做是理所当然,把你当成比婊子都不如的女人,你还会喜欢他吗?你还会有一点点和他走下去的动力吗?」 张婷婷虽然是个没什么学历的妹子,但这话我记在心里多年,虽然偶尔也会犯错,但每次都是她的话让我反省。 龙妹没有跟着去,她说钱赚的差不多了,要回去嫁人了,一脸幸福的样子。我知道那人肯定不是我。 她走的时候没和我打招呼。 再和我联繫上,已经快过了十年,听她说,原来张婷婷在认识我的时候,已经有了五岁的女儿,刘姐也有个十几岁的儿子,她们其实早就结婚了,不然家里也不放心她们出来打工。 但,这丝毫不能沖淡我的愧疚。 我不是个吃一堑长一智的人,但又陆陆续续吃了几次堑后,我终于认可了张婷婷的话。 别侮辱喜欢你的妹子,床上脱光衣服以后就是人人平等,得饶人处且饶人,少逼一步其实也是在给自己留一步退路。 我后来还是在猎豔,但再也没有当年的冷酷无情,人生最后的收穫,终归还是回忆。不是吗? 有时候和妹子打炮时,我会在脑海里回忆龙妹、张婷婷、刘姐,不是和她们4P的画面,而是在一起的第一次性爱。虽然这么多年过去,她们的脸已经在我心里模糊了,但那份情还在。 【完】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妈妈和装修工人